笔趣阁 > 万界建道门 > 第1409章 咒语

第1409章 咒语

?热门推荐:
????到了华山,陈凡找来土地,听土地禀报沉香的情况,得知沉香用钢斧强砍光柱,徒劳无功,在梅山兄弟身上出了通怨气,已恨恨离去了。

????他又问三圣母情形,三圣母却是因为伤心儿子,哭了大半日,此时已沉沉睡去,陈凡点了点头,不再说什么,转身走进了囚洞里。

????潺潺积水,从钟乳石注入洞里石池正中的石台,被闪着莹色的光柱环绕着,那光柱看似美丽,却硬逾精钢,再锋利的神兵利刃,也斫之不断。

????陈凡看着那光柱,眉头深蹙,他口中念念有词,打开神目,向光柱的方向看去,紧接着他身子一震,陡然僵住。

????看着光柱,陈凡的表情越来越冷,坚如磐石的侧面,仿佛千年不化的积雪,刚要喷射出熔岩来,便已凝成了玄冰。

????“王母。”从牙关挤出这两个字来,陈凡的手越攥越紧,许久之后,拳头才缓缓张开,向空一摄,绝仙剑蓦然入手,剑身轻震,嗡然自鸣,仿佛也感染到了主人无比愤怒的心境。

????绝仙剑在手,提起的法力却击不出去,便裂开这华山又有何用呢,他算到了王母会防着自己,但却没算到,她会从三妹身上下手。

????那个光柱,二十年前是陈凡亲手施为,如今他却再也无从解开,那个女人,竟然能够在他毫无所觉的情况下,偷偷的更换了法咒。

????此时就算他能去除光柱的禁锢,但只要三妹离开石台一步,那被偷换入的咒语,就会将三妹的魂魄立即化为乌有,自三界里永远地消逝了去。

????许久之后,陈凡叹息一声,离开石台,向洞外行去,开始陈凡步伐极为沉重,似不堪重负一般,但越走越快,神色也平静下去,一如平时。

????已经到了这步田地,无论如何后悔,都已经于事无补,他定下心想着被偷换入的咒语,看不出是什么,也不完整,唯一能确定的是,这咒语是和某件法器相关连,只要毁了法器,不解自破。

????既然如此,陈凡相信只要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迟,就一定能找到办法,纵然代价远远超出当初的预计。

????但自己做的事情,又怎能让三妹母子承担后果?只是沉香这孩子,恐怕将要遭受到更加严酷的惩罚了,现在自己必须要做更多的恶,逼得他更狠一些。

????驾云回到神殿,陈凡犹自在沉思,当务之急,是阻止沉香救人,再全力找出解咒之法,他推敲沉香可能的行动,忽记起哮天犬和梅山兄弟正盯着这孩子,不知打探到什么没有?

????传人来问了一遍,陈凡的心为之一沉,哮天犬抓回了丁香,陈凡把他唤来,叹息一声,“哮天犬,再跟着我,或许你会倒大霉的。”

????揉着哮天犬的脑袋,陈凡突然半真半假地说了一句,哮天犬只当主人玩笑,嘿嘿地讨好,“只要主人不赶我走,我情愿跟着主人倒霉。”

????“傻东西。”陈凡笑骂一句,一掌拍在他脑门上,推了个后仰,“真是个傻瓜,跟了我这么些年,一点长进没有,你从前也不是没在凡间呆过,怎么总是着了沉香那几个孩子的道?”

????本是一时想到,但说着说着,陈凡真的有点生气了,恨铁不成钢地敲了他一下,哮天犬一点也没有受侮辱的感觉,反而乐在其中,只是对主人的责怪有些惶恐,也有一点点的委屈。

????在凡间独自闯荡,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?不过在他看来,主人总是对的,万一自己乱说话,惹得主人了生气,将自己赶走可怎么好?

????陈凡骂了两句,心上涌起担忧,这个笨蛋该拿他怎么办好?

????“笨蛋。”陈凡低叱一句,“做事总不用脑子,我若败了,你怎么办?”

????哮天犬抱住他腿,“主人怎么会败,主人是三界中第一,谁也不是您对手。”

????陈凡这一次没有甩开哮天犬,任他伏在腿上,唇边还留着笑,眉宇间却是浓重的忧郁,“看来你一个人是无法过下去的,如果有一天我失败了,你就和老大他们回灌江口去吧,有鹤道人,黑袍他们在,应当可以互助你们周全。”

????哮天犬慌了,主人不像是开玩笑,今天是怎么了?手上不由地用力,不由得抱得紧紧的不撒开,拼命想怎么为主人分忧,急声说道,“主人,是不是沉香?我去找小狐狸,抓她来做灯油,我去杀沉香,主人不会有事的。”

????哮天犬开始有点慌乱,但稍后语气又转为肯定,对于陈凡,他还真不是一般的有信心。

????陈凡被他逗得一笑,又忍不住又敲了他一下,“笨蛋,谁让你去杀沉香的,你杀得了他么?”

????哮天犬坚决地说,“杀不了也要杀,主人要杀的人,就是哮天犬要对付的人。”

????话音未落,又是一记,陈凡笑了笑,“我要杀的人?看来我说过的话你都忘了,我第一次带你去看他,和你说过什么,不记得了?”

????哮天犬被敲懵了,一下想不起,眼见主人手又扬起,急忙松手捂头,“主人,再打就真的想不出了。”

????陈凡含笑收手,看着他伤脑筋,哮天犬想了又想,脑袋都疼了,不知是想的,还是被敲的。

????主人的话,他是不敢忘的,可问题是那么多话,主人到底指哪句?自己第一次见沉香,那个讨厌的小鬼说要做员外,把主人气得不轻,后来他走了,自己问主人为什么不除了后患,主人那时好凶。

????难道是这句?他偷眼看陈凡面色,不敢相信地问,“主人,你当初是说不许任何人伤害他?”

????说出口了仍是不信,只见陈凡却是没有看他,目光落在殿外,有悲悯,有回忆,这一刻好像过了很久,谁也没有说话。

????“主人,真的是……”哮天犬快被这气氛憋死了,更不能相信自己说对了,可是他问出这句,清楚地看见陈凡点了头,慢慢垂下眼,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????哮天犬,你也以为,我真的不会放过沉香是吗?”看到哮天犬张大嘴,满是不信的神态,陈凡淡淡道。。

????“不是,不是,主人……”哮天犬吃了一惊,不知该说些什么,语无伦次。

????陈凡轻轻地一声叹息,在殿中回荡,殿中十分安静,“我对你说过,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……”

????这些话不能对别人说,可是这赶不走的笨狗,却不能不告诉他一些了,低头看了他一眼,陈凡闭上了眼,随后又是很久没有开口。

????哮天犬咂咂舌,主人刚刚说了一半又不说了,那自己到底要做些什么?当即迟疑着开口问道,“主人,您想怎么样?”

????陈凡睁开眼,手在哮天犬头上滑过,“沉香,他太不听话了,被老狐狸将事捅上了天廷,我也护不了他,只有让他自己成长起来,自己保护自己,保护三妹。”

????哮天犬不明白主人的心思,他想得颇为单纯,奇怪地问,“主人,那你为什么要弄得他与你势不两立?又为什么要偷偷的教他法力?”

????陈凡的手忍不住又想敲他,这个笨蛋,从来不知道好好想想,冷哼一声,“就凭他的表现,你以为他会好好用功?”

????讲到这里,又勾起了陈凡的怒气,“这孩子又懒,又没志气,我若是不逼着他,他如何肯用功?刘彦昌,他真是死有余辜,空有一身骨气,看看他,到底将我的外甥教成了什么样子,居然为了区区一点点的儿女情长,全然不管兹事体大,自顾自跑到万窟山去找小狐狸。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