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乱世江湖谋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秘闻

第四百一十一章 秘闻

?热门推荐:
????是啊,玉阁阁主做买卖,从来没有食言过,贩卖消息的买卖,口风更是紧。

????思及此,金衡索性将心一横,看向门口站着的两个人“你们先退远些。”

????待人退的没了人影,金衡才长叹一声,起身对着两人做了一揖。

????“此事,若真是他所做,却也是我金门对不住两位。”

????“莫不是你们族中弟子叛变?”木雪莹笑道。

????岂料金衡眼中皆是惊讶之色,证实了两人的猜想,定然是家丑,这才如此难以启齿。

????“两位既然已经猜到,我也就不多隐瞒了。”金衡认命地将事情和盘托出。

????“我们家族之中,有一个人名叫金北华,若是按辈分,应当是我的三叔爷。他是当时族中最有天赋的弟子,却也有些心术不正,将这机关五行之术,当作戏弄人的乐趣。祖父几次劝诫他都无动于衷,终于,他在一次术法中,害了人性命,也因此,他失去了家主之位,甚至被逐出家门,那时,他不过二十出头。”

????“他的天赋极高,对于看到的阵法,几乎不需要太动脑子,比起两位,也要高出许多。若说这阵法是由他所布,那么,我是相信的。”金衡对于自己这位素未谋面的三叔爷评价很高。

????换言之,江湖上其他的机关家族,能摆出此阵的人,几乎没有。

????木雪莹和南宫轩澈再次对视一眼,皆看到对方眼中的复杂神色。

????“家主,你可有他的画像,亦或者,这么多年,可有他的名声响起?”金衡如今四十多岁,也就是说,那个金北华,怎么着也该有七八十岁吧,赶出家门时年轻气盛,应当会在外闯荡出一番天地才是。

????金衡点头“有的有的,只不过,从我上一次听见他的名号,到如今,似乎已经三十余年,他们说,他去了北边蛮荒之地。”

????说着,金衡又走进内室去,木雪莹两人则是细细研究那个阵法。

????“阿澈,你说,他死没有?”木雪莹笑道。

????南宫轩澈道“他若是没死,便送他一程好了,胡合柔然,你猜他会去哪里?”

????“不知道,但回来帮忙的,也许是他的弟子。”木雪莹说着,指了指那阵法的一处。

????蛟龙出海,要的便是不动如山,动如雷电,布阵之时,土地天气,都必须一一注意,天时地利人和,缺一不可,木雪莹指的地方,正好是布整个阵法最关键的地方。

????南宫轩澈也看了出来,笑着没有说话。

????金衡很快拿了两份文卷出来。

????“这是三十年前他的画像,这些是他当时的资料,离开金家时,我没舍得扔,一并带了过来,本也没什么用,两位拿去便是。”金衡说着,将文卷打开了来。

????木雪莹与南宫轩澈对视一眼,默契地没有说话。

????“他当初并没有创立门派组织,若你们怀疑这次是空谷家族动的手,那或许,是他加入了其中。”

????“家主,多谢。”南宫轩澈淡声道,将东西收入囊中。

????金衡摆摆手,好说歹说,将两人送走了。

????“唉,希望他们,能够将三叔爷带回来,金家的人,到底是要认祖归宗的。”

????看着两人消失在入口,金衡不由得觉得自己多心了,这两个孩子,一个十七岁,一个二十三岁,加起来还比不上他大的年纪,可他站在两人面前,却仿佛更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。

????这世界是怎么了?

????“果然是老了,这江湖,还是交给年轻人好了。”金衡笑着摇头,重新走了回去,研读方才拿出来的阵法,他也没问那两人为何不拿走,以他对两人的了解,知道看透的东西,就是一堆废纸,他手中捉摸不透的东西,那两人,应当早就看透了。

????木雪莹与南宫轩澈离开离人谷,便开始马不停蹄赶回南宁。

????若是再晚,等到十二月,那可就不好布置了。

????皇宫之中,夜羽裳正坐在秋千处,与阿香扮的皇后各自坐了一个秋千荡着。

????就在一月前,夜羽裳终于忍不住被打晕的无力感,对着白芷投降。

????“白芷,你告诉我,为什么要这样拖延?即便木姐姐还未回来,也应当知道,这个事情,不能拖,越早处理越好。”

????“皇后娘娘驾到——”

????门外太监的声音传来。

????夜羽裳不由得将头偏向一侧,没有理会,她知道,这人是木姐姐的贴身暗卫假扮,根本不是本人,真正的木姐姐,还没回来,生死未卜。

????待阿香走进来后,夜羽裳抿唇道“你们不用瞒我,木姐姐应当还另有安排才是,而且,这安排里面,她不应当瞒着我。”她是受害人,自是不应当瞒着。

????白芷看了一眼阿香,后者对她点头。

????犹豫半晌,白芷还是将木雪莹后续的安排说了出来。

????“放了瑾月?为什么?”夜羽裳的嗓子并未好全,此刻声音很是细小,却掩饰不住她本身的反对之意。

????“即便不说她伤害我,即便我知道,她是受蛊所制,本人是无辜的,可单说她要置木姐姐于死地,足以证明控制她的人很厉害,居然将她这样的忠心也完全蛊惑,这样,即便不处置,也不应当放了才是。”夜羽裳满满的不赞同。

????“不,公主,您误会了。”

????见夜羽裳并未如上次那般激动,白芷又道“瑾月身上的蛊,其实已经解了,那日伤害您的,不是她,而是另有其人,瑾月那时,只是想将计就计,却被直接打晕在地,她是亲眼看见你与那假瑾月吵架的。”

????“另有其人?”夜羽裳抿唇,思忖片刻,看向白芷,“那你们可有找到凶手?”

????白芷点头“娘娘和陛下在离开之前便已确定凶手。”

????“避免夜长梦多,若是姐姐确定了,那便应当提早行动,早些告诉我才是。”夜羽裳微微有些不开心,“姐姐可是不相信我,这才叫你们拖延我,打晕我?”

????“不,娘娘是担心公主的伤势,再者,您最初醒来之时那般激动,白芷便是想说也来不及。”

????仔细一想,还真是,夜羽裳尴尬的笑了笑“抱歉啦,我是太担心木姐姐了。哦对了,你可有将信送出去?”

????。